傑森微笑的樣子有陽光的溫暖,所以你絕對想不到,在他燦爛的笑容裡,竟然隱藏著那麼陰暗的往事。

傑森十八歲那年在高中的畢業舞會上認識了潔西卡,對這個金髮碧眼的美麗少女,他一見鍾情。別人都說潔西卡的性情輕浮,但傑森對朋友解釋,她只是活潑罷了;潔西卡對於物質似乎也過度迷戀,可是傑森並不認為這是她的錯,來自貧窮家庭的她當然會在金錢上缺乏安全感,而他既然愛她,就該想盡辦法給她一切她渴望的東西。

彭樹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莎夏的男友提出了同居的要求,立刻被她婉拒了。「讓我們保留彼此的空間吧。」她是這麼對他說的。

  「妳不怕他因為失望而和妳分手?」我問。我知道莎夏很愛他。

  她笑了笑,「如果真的住在一起,我們會分手得更快。」

彭樹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後時光.jpg   

在一所醫院裡,有這樣一個傳說,而且這個傳說只有徘徊於死亡邊緣的末期病人才會接收到──神秘的「必殺天使」可以幫助不久於人世的人們,實現無論如何都無法放下的心願;而這個必殺天使,在傳說中是以清潔工的身份出現。

 

神田,一個平凡的大學四年級學生,進入這所醫院打工,不僅清理病房的垃圾筒,同時也在偶然下代理了必殺天使的職務,清理臨死病人心中的黑洞。

彭樹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也曾經有許多次,她走過理學院和文學院之間的小樹林,看見他獨自一人靠在樹幹旁沉思,視線牢牢盯著虛空中的某一點,彷彿進入了一種深度的出神狀態。這時,她總會想起關於他的傳說。

  像他這樣的男孩,當然有不少女孩仰慕,但他身旁卻一直沒有固定的女朋友出現,聽說這是因為他仍然愛著他的初戀女友的緣故。那是另一個故事了,她所知不多,只約略知道那個女孩是他的高中同學,兩人曾經相愛得很深,但後來女孩懷了孕,高中沒畢業就被她母親帶著匆匆出國了,而她父親則對他下了禁制令,以後永遠不能再見她。

  也許這就是為什麼,他會如此孤獨落拓的原因。聽說過他的故事之後,她對他更多了一份母性的悲憫柔情,念念不忘初戀女友的他也更令她動心了。她喜歡有悲劇美感故事的男子,她認為這樣的男子不但深情,而且深刻。

彭樹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有個男人對我的朋友花娜說:「妳何必那麼獨立呢?像妳這樣的女人,根本不會引起男人的憐愛。」這個男人和花娜無冤無仇,當他這麼說的時候,可是一番好意哩,因為他一向把花娜當哥兒們。

 花娜確實獨立,電腦壞了自己修,車子髒了自己洗,粉刷房子自己來,連耶誕樹頂端的那顆星星也是自己一個人爬上梯子去佈置。日常生活中可以自己完成的事,她絕對不會要男人幫忙,偏偏又沒有什麼事是她不能自己一個人完成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真的太能幹了,總之,男人果然在花娜的愛情生活中絕了跡。

彭樹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公主袖加荷葉邊,蓬紗洋裝配娃娃鞋,腰間還繫了一朵蝴蝶結。這樣的裝束穿在十歲女孩身上會很好看,但出現在三十歲女人的身上就另當別論了。事實上,據我所知,現在的十歲女孩大多數都會嫌這樣的衣服太幼稚了。

我點了一杯焦糖瑪琪朵,她表示她只喝果汁,「我媽媽說女孩子不要喝咖啡,」她並且很好心地提醒我,「我媽媽說女孩子喝咖啡容易老。」

這年頭如此聽話的乖女兒已經不多了。我差點就要問她,是不是每天早上還要媽媽替她梳頭髮?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我和她並沒有熟到可以開玩笑的地步。

彭樹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imageCANLBXQY.jpg     

哪樣比較孤獨?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誰也不愛;還是心裡愛著一個人,卻始終無法向愛靠近?

 

在微涼的秋日裡展讀《質數的孤獨》,眼前彷彿飄來陣陣落葉,令人在掩卷歎息之際,心中也泛起些許蕭瑟的涼意。

 

這是一個愛與孤獨的故事。

彭樹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她說,她是被歌聲吸引,才推開了這間咖啡館的門。

  KILLING  ME  SOFTLY  WITH  HIS  SONG,七零年代經典名曲,蘿貝塔芙萊克風靡一時並且流傳至今的情歌。

  「很久以前,有個男孩彈著吉他,為我唱過這首歌。」她以手指梳理了一下長髮,唇邊漾起微笑,大大的眼睛裡卻浮起溫柔的感傷。

  其實她並沒有喝這杯咖啡的時間,因為她正忙著趕赴一班飛往新加坡的飛機,「但我路過門口,不小心聽見這首很久沒聽過的歌,所以……」她攤攤手,以一個優雅的笑容代替底下沒說完的話,臉上有著淑女在不想多解釋什麼時,都會有的那種柔軟的抱歉表情。

彭樹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夜晚,開車在高速公路上,無限延伸的長路盡頭,一輪鵝黃色的月亮低低垂在那裡。

凝視著那枚月亮,我心中一動,想著,它的存在不就像是「愛」嗎?

而人生,不也像是行駛在這條漫漫長路上,往愛的方向奔赴而去。

只是就算終於到達路的終點,只怕月還在無盡的遠方。於是我們這才發現,愛的本質何其虛幻,我們所追尋的不過是愛的夢想。

彭樹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朋友Anna說,「每當我覺得心情不優,只要想想自己不是生在中東或北非某些依然把女人當成男人財產的地方,就會立刻幸福起來。」


可不是嗎?說來令人難以置信,在人類已進步到可以參加太空旅行的今天,這個地球上竟然還有那種只用一頭牛就可交換一個女人的國家,所以,能降生在兩性平等受到法律保護的寶島,確實是令人感謝啊。

彭樹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