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1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Dec 30 Fri 2011 13:14
  • 置頂 流冰

 

 流冰上的海鷗2.jpg  

 

曾經在某個冬天,我到日俄交界的鄂霍次克海,坐鑿冰船看流冰。

鑿冰船以很慢很慢的速度緩緩前進。站在零下三十度的甲板上,來自四面八方一無遮閉的巨大寒氣讓人冷到身心分離,但那種一望無際的冰雪之美也太震懾人心。

海鷗飛翔在靜止的浪花之上,魚群湧動在冰凍的海面之下,而我獨立在白雪茫茫之中,感到的是前所未有的寧靜與合一。

那樣的美景令人脫胎換骨,也許一生就這一次親身相見,但也足夠了。

 

 

 

彭樹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盲眼男孩.jpg   

我在熱鬧的台北街頭看見他,吹黑管的盲人男子,帶著他的黑狗。

本來已經走過去了,但他的音樂吸引了我,於是我又回過頭,站在一段距離之外,默默聽他吹著有點哀傷的曲子。

狗兒靜靜趴在他的腳邊,一動也不動,黑得發亮,看起來被照顧得很好,但那個安靜的姿勢也有點哀傷。

彭樹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tage.jpg  

 

冷到呵氣成霧的這天,和好久不見的朋友一起吃火鍋。從夏天約到冬天,這天總算約成了。

火鍋果然是冬天裡幸福感最高的食物啊。在熱氣蒸騰中,胃暖了,心也暖了;在各色蘸醬和鮮甜食材間,胃開了,心也開了。

我們交換彼此出的書,我的小說,他的攝影集,也交換各自的生活片段。

彭樹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