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要知道一個男人成不成熟,就看他如何處理分手。

 

她碰到的這個男人就不成熟到了極點,他甚至連分手也不處理,用的是最糟糕的方式──不告而別。

 

一開始,她根本搞不清楚情況,只覺得他怎麼忽然就不見了?手機、MSNMAILFACEBOOK統統不回,難道他是喝了隱形藥水,還是被外星人綁架去?後來他的死黨終於出面了,結結巴巴地說了一大堆廢話,總結就是一句:「他想分手。」

 

天底下有這種懦夫!她對我說起這件事的時候,仍是一臉不可思議的驚愕。「有人拜託朋友來告知分手的嗎?我還寧可他當面告訴我,他不再愛我了,至少那樣痛快些,我也可以得到一個答案!這樣避不見面的算什麼?好歹我和他也愛過一場耶!他讓我覺得,連為他悲傷都是多餘的,所以還好,我幾乎沒有失戀的傷感。我只覺得生氣,非常生氣!」

 

從好處來想,或許這樣不告而別的分手也好,讓人火冒三丈,無法懷念,可以減少情傷的時間。

 

如果要說到真正的難過,恐怕也是要懊惱自己當初難道是被鬼打昏,不然怎麼會喜歡這樣一個連分手也要朋友代勞的傢伙啊?

 

 

Picture from network

 

 

204  

彭樹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Jun 12 Tue 2012 12:48
  • 置頂 醒來

做了一個夢。

   

是我小時候常做的那種噩夢。我夢到自己站在一個高塔上,四野一無屏障,也沒也可以下去的梯子,如果想離開高塔,我只能縱身一躍。

夢中的我往下看去,地面看起來很冰冷,很遙遠,若要跳下去需要很大的勇氣,而且很可能粉身碎骨。

但我非離開這孤獨又寒冷的高塔不可,這是我唯一想做的事。然而我沒有縱身的勇氣,只感到巨大的恐懼,還有焦慮。

究竟該如何是好?陷入困境的我快要哭了。

 

忽然間,有個聲音在我耳邊輕輕地說,「何必這麼痛苦呢?醒來就好了啊!」

 

這個提醒有如醍醐灌頂,於是我就醒了。

恐懼與焦慮彷彿惡水瞬間退潮,當下,我立刻覺得好放鬆,好自由。

 

躺在床上,我想,這個夢象徵了禪宗的頓悟?還是基督教「信心的跨越」呢?

醒來就好了啊。

離開就好了啊。

放下就好了啊。

 

許多時候,說再多的道理好像都沒有什麼用,只有瞬間閃過的靈感才是真正被需要的那道光,然而這光總是可遇不可求。

 

好吧,是頓悟也好,是信心的跨越也罷,無論如何,這個早晨,醒來的我彷彿得到了某種美妙的解脫。

 

 

Picture by H-HART

 

H&HART-2  

彭樹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