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0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age  

這是一個法國小村莊、一群曠男怨女,和一對分離多年的初戀男女的故事。

 

「美河之愛」,雖然擁有這樣一個愛與美的名字,但專司愛情的女神維那斯卻似乎遺忘了這裡,在這個人口簡單的小村,許多人都過著形單影隻的獨身生活。

 

而決定為大夥兒搭起愛情橋樑,改行當媒人的理髮師,卻是個情感經驗單純的單身漢。

 

這是仲夏夜之夢式的喜劇,渴愛的人紛紛現身,但沒有精靈,也不夢幻,而是充滿了農莊氣氛,交織成一片生動熱鬧的庶民風情。郵差、烘焙師、助產士、牙醫、

公務員、農夫、收銀員、魚販、雜貨店老闆娘……在他們各自庸碌嘈雜的生活裡,心中還是悄悄渴望著愛情的降臨。他們的情感是人間煙火,和麵包、刮鬍水、奶酪、松露、胡桃、千層酥……在同一個擾攘的世界,而非縹緲的雲端。

 

而在其中穿針引線的媒人,心裡藏著一個愛的秘密,那是一封未曾即時回覆的信,夾帶著深深的自責、懊悔與遺憾,成為長達二十六年的心頭懸案。

 

「沒有愛,我們都只是影子而已。」這是書中的城堡女主人說的一句話,或許也是所有寂寞男女共同的心聲。沒有愛,一個人甚至算不上真正的實體,只是百無聊賴的遊魂而已。但一個愛的呼喚總會回應另一個呼喚,在悠悠的時光長河中,過去未完成的情感也總會在將來找到路徑與出口。

  

──為Julia Stuart《碧麗歌的媒人》﹙時報出版﹚而寫的推薦序

 

 

 

彭樹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派特  

 

許多時候,我們向上帝祈求一樣東西,但祂好像置若罔聞,無論我們祈求得有多麼用力多麼大聲,祂不給就是不給。

 

派特就經驗了這樣的過程。從精神病院回到父母的家中療養,他失去婚姻、金錢、工作、房屋、車子、名聲,甚至失去關鍵性的記憶,連過去數年的歲月都搞丟了;他總是想不起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自己忽然就進入前中年期,而周圍的人對他的過去全都欲言又止。因為一無所有,三十五歲的派特還像個十五歲的少年一樣,必須與父母同住,忍受父親的冷漠,接受母親的照顧。也像個十五歲的少年,派特回到了青春期一般的純情,「與妮奇復合」像是一句他給自己下的咒語,成為他無論如何都不能放棄的執念,因此他拚命健身,改變自己暴躁易怒的個性,希望有一天可以成為一個讓妮奇更喜歡的人。他也天天禱告,求神讓妮奇回到他的身邊,可是一切的努力似乎只是徒勞,妮奇還是像一縷消失的輕煙,從未出現。

 

然而在這個看似無望的過程裡,許多事情已悄悄不同了,一些舊的關係改變,一些新的關係發生。在日復一日的平淡無奇之中,其實隱藏了奇蹟般的存在,就像滿天烏雲,表面一片灰暗,但那背後其實有著滿滿的陽光,當關鍵時刻來到,瞬間就會照亮全局。

 

世事往往如此奇妙,我們對上帝祈求一樣東西,卻苦求不得,然而過一段時間之後再回頭看,才發現我們得到的是更受用的禮物。也許祂給的不是我們想要的,但一定是我們需要卻不知道的。

 

就像那場把派特送進精神病院的災難,看似是派特的末日,但他的生活早已悄悄毀壞,崩塌是必然的過程。而從長遠來看,那未嘗不是另一個新生的開始。或許我們也可能像派特一樣,人生曾經走到了谷底,但一無所有卻會湧現一種奇異的力量,因為再也沒有什麼可失去了,反而會生出不可思議的勇氣。

 

也許烏雲曾經遮蔽了光亮,但雲後的光從來沒有消失,就像看不見卻確實存在的愛一樣。

 

所以我特別喜歡派特在擁抱他的弟弟時說的那句話:「我一無所有,除了愛什麼也不能給你。」是啊,人所能擁有的是什麼?所能給予的又是什麼?不就是愛嗎?

有愛的人是永遠不會懼怕失去的,因為那才是真正的財富。

 

而給得起愛的人,一定是被愛的。 

 

摘自《派特的幸福劇本》/馬可勃羅/彭樹君序

 

 

 

 

彭樹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