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女人,姑且就叫她莎拉吧,莎拉夜裡常在PUB流連,企圖能擄獲一個外國男友。

於是,皮耶出現了,他來自法蘭西,小她十歲,因為在祖國失業而跑到據說對外國人友善極了的台灣,從事神出鬼沒的藝術工作〈例如在地下道吹薩克斯風賺取愛慕少女們的賞金之類〉。

總之,莎拉對皮耶一往情深,每天下班就趕往皮耶的住處,為他燒飯洗衣整理清潔,並且定期為他添購一切日常用品,從衛生紙到名牌西裝,莎拉一手全包。

好景不常。有一天,皮耶的住處闖入了另一個女人,那是他在法國的正牌女友安琪。當莎拉撞見安琪,想當然爾是一團混亂。莎拉不甘示弱,也硬是搬進皮耶的小窩,從此兩女一男同居一室,常常是莎拉和安琪各自用對方聽不懂的語言對峙叫罵,皮耶卻無動於衷地在一旁呼呼大睡。

為了把討厭的安琪解決掉,莎拉不惜花了二十萬台幣恭請某大師「去邪」。大師說要迎神,她就陸續迎了好幾尊神在家供奉;大師說要作法,她面不改色繼續砸錢。

結果哎呀真是靈驗得很,一個月後,法國女人安琪忽然把行李一綑,一言不發地回歸故鄉了。從此莎拉奪回皮耶專任女傭的衛冕者寶座,繼續癡癡守候夜裡醉歸的皮耶。

莎拉的故事暫告一段落,底下換朵拉出場。

朵拉也有一個德國男友,交往不過一個星期就轉赴香港工作,而且以最快的速度交了一個香港女友。朵拉煩心得食不知味夜不安枕,直到聽說了她的好朋友莎拉作法成功的故事之後,才又打起了精神。

於是大師再度登場,但他表示這個 CASE 難度甚高,因為男方人在香港,法力不易施展,作起法來必定大大耗損大師多年功力,因此得酌收雙倍費用,才能隔海對他進行神威莫測的心戰喊話。朵拉也沒殺價,一筆龐大的金錢當天就匯入了大師的戶頭。

這回靈不靈呢?天曉得!反正朵拉的德國男友仍在香港滯留,而大師的作法也在繼續中。

以上是莎拉和朵拉共同的朋友海倫告訴我的一個真實故事。「妳知道嗎?莎拉和朵拉都是任職於外商公司的中階主管,也都受過高等教育,經濟和知識的水平應在一般女人之上,可是當她們手忙腳亂地想抓住一個男人的時候,所用的方法卻和到廟裡請乩童作法的鄉下歐巴桑沒兩樣。最驢的是,她們都是平常連一杯咖啡錢也不想自己付的女人,竟肯一擲千金找江湖術士解決愛情事件。」

海倫並且冷冷地說,那個法國女人安琪之所以豎白旗離席,百分之一百二十絕非因為作法靈驗,而是她自己忽然想通了:何必為了一個混帳男人,浪費寶貴的時間跑到一個言語不通、生活習慣也不同的異鄉來打這場混仗。「至少安琪終於清醒了。」這是海倫下的結論。

聽完這個故事,我大笑不止,同時也感到極度悲哀。

也許愛令智昏,但讓這些女人昏昧的,真的是愛嗎?還是只因寂寞?

摘自彭樹君散文集《要走就讓他走》

 

 

創作者介紹

彭樹君的創作花房

彭樹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子神
  • 網^_^

    置產^-^
  • nana娜娜
  • 我想是對於愛情的渴望而讓她們如此的吧?!女人一旦到了某種位階,其實會希望可個可以陪伴的人在身邊,不論是他讓她們享受愛情,或是她們藉由他們的存在在附出中體會到愛情的喜悅及心靈悸動的情愫吧......
  • 是的,尋求一個愛的對象,是每個人的本能。
    但尋求一個讓自己快樂而不是痛苦的愛的對象,則是生命的功課。

    彭樹君 於 2011/03/04 13:5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