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jpg  

 

 

我想,普遍來說,女人的心理是比男人健康的,因為女人會談心,而男人不會。

 

這並非出於什麼心理學說的論述,純粹是我個人的體驗與觀察。 

 

瞧,姊妹淘聚在一起的時候,談的多半是感覺層次的話題,關於種種喜悅、傷心,以及對愛的幻滅或夢想。但男人聊什麼呢?他們講工作,講投資,講種種實際的事物,最感性的也不過講當兵時的兄弟情誼,卻很少觸及內在的私密。

 

這使得我的許多女性友人﹙也包括我自己﹚不禁要抱怨,和男人溝通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們彷彿活在另一個星球,明明我們說的是月光好美,他們卻回答從地球到月球是若干距離;言語如此歧異,男男女女之間怎麼能不誤解叢生? 

 

談心有清理內在葛藤並療癒傷痛的效果,在傾訴與聆聽的關係裡,我們覺得被了解,被接納,所以姊妹淘的tea time時光是那樣重要,那很類似一種心理治療。但男人用什麼方法自我療癒呢?

 

或許男人習慣表現得像一個理智的強者,不願也不能呈現內心的世界,因為那個世界裡隱藏了什麼,是連他們自己也無法掌握的。一切都應該在控制之中,而讓人看見自己的內心,無異於一種示弱。

 

《我渴望的時光》裡的主角羅倫佐,正是這樣的一個男人。 

 

他深愛著一個女人,卻封閉了真情的流露,使她不得不傷心離去。直到聽說了她即將嫁給別人的噩耗,他才猶如從一場昏昧的夢中驚醒,開始思索自己的過往,檢討自己的人生。 

 

羅倫佐有個不習慣表達情感的父親,他自小痛恨那種父子之間的心靈隔絕,也為此受了許多苦楚;再加上青少年時期歷經了一連串冷暖自知的人生試煉之後,他更是一頭栽進白紙黑字的文學世界,在書中消化所有的喜怒哀樂。無形之中,他漸漸長成像父親一樣的男人,個人感覺被掩藏,對愛說不出口。他像是一個從世界邊緣走過的過客,無法縱身投入一段真實而長久的關係,正如他所寫的那些廣告文案,只是一堆漂亮卻虛浮的詞句組合,卻與實際產品的功能介紹無關。

 

所以,他雖有幸遇見真愛,卻無能讓她看見自己的內在,反而是眼睜睜地看著她轉身離開。 

 

但也是因為真愛的力量,才使他願意承認自己的傷痛,並尋求自我改變的可能。

 

這是一部前中年期男人的心靈成長小說。在翻開書稿之前,我並沒有想到竟然會如此扣人心弦,原來男人的心也是肉做的,男人的心也是會痛的,只是男人從小就被教導要堅強,於是習慣了用層層武裝掩蓋內心的脆弱,就像書中的她對羅倫佐說的:「不是因為你有多平衡,而是因為你壓抑情緒,不要愛,不要憤怒,用工作掩飾一切。」然而再怎麼努力建構的那個表象世界,由於缺乏內心的支撐,終究是傾覆了。 

 

看見羅倫佐的內心世界,使我釋懷了自己某些過往的情感經驗,或許男人不是不能感受月光之美,只是他們某些細緻的感覺在成長過程中被漸漸被遮蔽了,其實他們也渴望被愛,被了解,也渴望能與愛對話。《我渴望的時光》寫的不僅是一顆赤裸裸的男人心,還涵蓋了許多男性共同的身影。而其中的領悟,或許可以讓女人和男人的心更靠近。

 

取自《我渴望的時光》‧寂寞出版‧彭樹君序

 

 

 

創作者介紹

彭樹君的創作花房

彭樹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