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下,車子不明原因忽然拋錨,擱淺在不知名之地。我也被迫晾在路邊,手足無措,狼狽萬分。 

枯等許久,拖吊車總算帶著天使般的光芒降臨。 

但我開心得太早了,只見一位拖鞋大漢一邊口嚼檳榔一邊下車,一臉「別惹我」的糾結。想想也是,在這熱到發昏的時分出門進行道路救援,除非科學小飛俠轉世,誰能和顏悅色? 

喬了半天終於把我的愛車駕上他的拖車,但強碰多次的結果,前保險桿被撞出數條裂痕。我默默看著,心在淌血,但不敢抗議,怕他拿榔頭敲我。畢竟,這是在荒郊野外的山路上。 

許久,兩個鐘頭過去,總算回到台北,愛車直奔保養廠,我則直奔星巴克

 

這種時刻,如果沒有一杯平常絕對不喝的冰咖啡來壓壓驚,如何能夠重生呢?

 

 

 

 

 

創作者介紹

彭樹君的創作花房

彭樹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