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一個夢。

   

是我小時候常做的那種噩夢。我夢到自己站在一個高塔上,四野一無屏障,也沒也可以下去的梯子,如果想離開高塔,我只能縱身一躍。

夢中的我往下看去,地面看起來很冰冷,很遙遠,若要跳下去需要很大的勇氣,而且很可能粉身碎骨。

但我非離開這孤獨又寒冷的高塔不可,這是我唯一想做的事。然而我沒有縱身的勇氣,只感到巨大的恐懼,還有焦慮。

究竟該如何是好?陷入困境的我快要哭了。

 

忽然間,有個聲音在我耳邊輕輕地說,「何必這麼痛苦呢?醒來就好了啊!」

 

這個提醒有如醍醐灌頂,於是我就醒了。

恐懼與焦慮彷彿惡水瞬間退潮,當下,我立刻覺得好放鬆,好自由。

 

躺在床上,我想,這個夢象徵了禪宗的頓悟?還是基督教「信心的跨越」呢?

醒來就好了啊。

離開就好了啊。

放下就好了啊。

 

許多時候,說再多的道理好像都沒有什麼用,只有瞬間閃過的靈感才是真正被需要的那道光,然而這光總是可遇不可求。

 

好吧,是頓悟也好,是信心的跨越也罷,無論如何,這個早晨,醒來的我彷彿得到了某種美妙的解脫。

 

 

Picture by H-HART

 

H&HART-2  

創作者介紹

彭樹君的創作花房

彭樹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