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一個女人。

 

我不認識她,但在她看見我和她喜歡的男人走在一起之後,我與她就結下某種奇怪的緣份。

 

那個男人是我的一個朋友。那回我和他在某條植滿香楓的路上聊天散步,忽然他的手機響起,傳來一條簡訊:「她比我好嗎?」朋友東張西望,發現了對街的她。

 

她站在那裡盯著我們看,直直的長髮遮去半邊臉頰,即使隔著一條街的距離,我也能感到她所散發出來的一股強烈的幽怨。

 

我問朋友:「她是誰?是她發的簡訊嗎?」

 

朋友苦笑,說她跟蹤他有一段時間了。自從他拒絕她的示愛以後,她就不定時地在他的身後神出鬼沒。但她只是跟蹤而已,像這樣發簡訊來質問他還是第一次。

 

「她為什麼要這樣?」我不解。

 

朋友兩手一攤,他也不解。

 

總之,從那之後,她跟蹤的對象又多了一個我。

 

但她找錯了對象,我並不是她喜歡的那個男人的女朋友。我和那個男人的交情很泛泛,泛泛到我甚至無法向他抱怨他連累我被喜歡他的女人跟蹤。

 

雖然她很無害,只是像一縷幽魂一樣默默飄在我身後,保持著不會打擾的距離,但有個背後靈總是一種壓力。那段日子我常感到有一道灼灼的視線緊盯著我,讓我的背部一片緊繃。

 

她究竟要做什麼?這樣跟蹤有什麼意義?又能得到什麼?

 

終於有一回,當我發現再度被跟蹤的時候,決定找她說個清楚,於是筆直朝她走去,她卻轉過頭,非常驚慌地快步走開。當我加快腳步,她甚至攔了一輛計程車火速走人。

 

從那之後,她不再跟蹤我,而我一直不明白,她為什麼要那樣?

 

於是這個女人成為我生命中的一個謎。但隨著年深月久,也就漸漸淡忘。

 

時移事往多年之後的此刻想起她,我忽然覺得自己懂得了她的心情。我想,或許她那樣跟蹤我,不是準備做什麼,也不是為了得到什麼,她只是用一種很傻的方式在消耗對那個男人滿腔苦悶的戀慕。

 

癡心的女人啊,何苦如此?不過愛情本來就是盲目的,單方面的愛情更是讓人有如置身迷霧。

 

不知現在的她過得好嗎?我發現自己竟然對這個從未說過一句話的女人有一種老朋友般的惦念。祝福她已經與愛同行,不再是跟在誰的身後,而是有她自己的方向與道路。

 

 

刊於《皇冠》雜誌2014年六月號‧724

 32            

創作者介紹

彭樹君的創作花房

彭樹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