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開車在高速公路上,無限延伸的長路盡頭,一輪鵝黃色的月亮低低垂在那裡。

凝視著那枚月亮,我心中一動,想著,它的存在不就像是「愛」嗎?

而人生,不也像是行駛在這條漫漫長路上,往愛的方向奔赴而去。

只是就算終於到達路的終點,只怕月還在無盡的遠方。於是我們這才發現,愛的本質何其虛幻,我們所追尋的不過是愛的夢想。

 

在這樣有著月光的夜晚,總是令人想起一些傷感的往事,或是遺憾的故事──那些追尋愛、卻得到痛的故事。

為什麼會這樣呢?為什麼愛到最後總是讓人傷心?

如果只是要一份平淡的關係,像互定合約那樣過日子就夠了,真的並不難。但若想要的是身心靈恆久的相契,這機率簡直比樂透頭彩還低。

誰都渴望一個美好的愛人,也都願意為了愛而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可怪的是,人們卻往往為了所愛的人,在嫉妒、多疑、欺騙、背叛等種種瘋狂與痛苦中沉淪。

沒有愛情的時候,我們嚮往愛情,因為我們相信愛情可以帶領我們飛向天堂。一旦有了愛情,卻是匆匆對天堂瞥了一眼,接著就直奔地獄。

似乎一直是這樣,在我身旁眾多的男女朋友們,要不就是遇不到愛,要不就是遇到了才發現是一場錯愛。

時間會對愛情變奇怪的魔術,兩個彼此喜歡的人在一起,一開始一切都對,後來卻發現原來什麼都不對。

其實已經無可挽回,但因為愛恨交織的不甘心,讓人依然在其中糾纏不清。表面上是捨不得對方,其實是放不下自己。於是愛情成為一片渾水,可它本來應該是你的甘露與清泉。

失戀的過程像寄居蟹被迫離開原來的殼,卻又還找不到下一個可以託身之處,只能在酷熱的沙灘上倉惶而行,傷痕累累,哀哀喊痛。

也很可能,我們對某個人一見鍾情,卻沒想到日後有一天,竟連正視對方都不願,想起他的身影就覺得可厭。

愛情果然像天邊的月一樣無常,每一刻都在變化著陰晴圓缺。

 

不過,也許我們就是需要愛的痛。這樣說可能有點殘酷,但痛過的人生,總是更深刻的。

如果從來不曾狠狠愛過並痛過,人世一回未免也太無聊。縱使是一個無常的夢想,也總比不敢夢想好吧?

愛過也痛過之後,內在會生出覺悟與力量,於是我們這才明白──自己並不是找愛當殼的寄居蟹,而是飛翔的海鳥,也是海鳥所奔赴的海洋與天空。

微笑很美,但淚光中的微笑更美。

這本書,寫的就是人生裡的愛與痛。不同的故事發生在不同的人們身上,但其中心情,總是戚戚相通吧。

在長路盡頭的月亮有著柔和的光澤,雖然月亮的真相不過是懸在天邊一塊冷冰冰的大石頭,但因它而顯現的月光卻了人們不可思議的撫慰。我望著遠方的月,想起那些月下的故事。

雖然愛的本質一如虛幻的月光,但無論如何,我想,有愛做為前進的方向,終究是無可取代的幸福。

摘自彭樹君散文集《剛剛好的幸福》

 

創作者介紹

彭樹君的創作花房

彭樹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