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袖加荷葉邊,蓬紗洋裝配娃娃鞋,腰間還繫了一朵蝴蝶結。這樣的裝束穿在十歲女孩身上會很好看,但出現在三十歲女人的身上就另當別論了。事實上,據我所知,現在的十歲女孩大多數都會嫌這樣的衣服太幼稚了。

我點了一杯焦糖瑪琪朵,她表示她只喝果汁,「我媽媽說女孩子不要喝咖啡,」她並且很好心地提醒我,「我媽媽說女孩子喝咖啡容易老。」

這年頭如此聽話的乖女兒已經不多了。我差點就要問她,是不是每天早上還要媽媽替她梳頭髮?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我和她並沒有熟到可以開玩笑的地步。

喝了半杯果汁之後,她終於說了約我出來的目的。「我好煩喔,」她垂著眼,臉上現出愁容,「每一次相親的感覺都好討厭,可是媽媽總是說她這是為我好,她希望可以找到一個男人來好好愛我照顧我。」

「如果妳不想再去相親,就別去呀。」我說,「而且為什麼要找一個男人來照顧妳呢?自己好好愛自己照顧自己不是更重要嗎?」

她低頭不語,久久才幽幽地迸出一句話:「可是,我也想得到幸福啊。」

我頗費了一番力氣才解開她這句話的密碼。她的意思是,有個能愛她照顧她的男人就是幸福,只有那種得不到幸福的女人才需要愛自己照顧自己,當然,這又是她媽媽說的。

我很無力。我有點生氣。我想走人了。可是我克制住自己。「妳不需要那麼聽從妳媽媽的話吧?妳三十歲了,人生已經過一半了,早就應該自己決定未來了。」

她激起了我的演說慾,於是我從個人自覺說到女性意識,嘮嘮叨叨地說個不停。我還說她需要的不是什麼相親,而是好好地去談一場戀愛,然後再狠狠地失戀一次。「失戀是最快的成長。」我的語氣像個熱切的推銷員。

而從頭到尾,她只是用麥管默默地吸著她的果汁,一臉無辜。我希望她真正聽了進去,可是我也懷疑自己不過是在獨白而已。

她的手機響了。她拿起手機貼近耳朵,那上面還有粉紅色凱蒂貓的吊飾。「喂?媽媽……我和一個朋友在聊天……女的,對……有啊,我跟妳說過啊……」咖啡屋裡人聲嗡嗡,她起身走到門外繼續講電話。

我隔著落地窗看她,遠距離加上那片玻璃,使得她看起來真的像是一個大號尺寸的十歲女童。根本沒有長大,眼看著卻要老了呀。忽然之間,我很濫情地為這個三十歲的小女孩難過了起來。

 摘自彭樹君散文集《剛剛好的幸福》

創作者介紹

彭樹君的創作花房

彭樹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bonnie
  • 這人根本是個白痴
  • Urnah
  • 媽寶也太誇張啊!!!
    按理說女兒都會想叛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