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曾經有許多次,她走過理學院和文學院之間的小樹林,看見他獨自一人靠在樹幹旁沉思,視線牢牢盯著虛空中的某一點,彷彿進入了一種深度的出神狀態。這時,她總會想起關於他的傳說。

  像他這樣的男孩,當然有不少女孩仰慕,但他身旁卻一直沒有固定的女朋友出現,聽說這是因為他仍然愛著他的初戀女友的緣故。那是另一個故事了,她所知不多,只約略知道那個女孩是他的高中同學,兩人曾經相愛得很深,但後來女孩懷了孕,高中沒畢業就被她母親帶著匆匆出國了,而她父親則對他下了禁制令,以後永遠不能再見她。

  也許這就是為什麼,他會如此孤獨落拓的原因。聽說過他的故事之後,她對他更多了一份母性的悲憫柔情,念念不忘初戀女友的他也更令她動心了。她喜歡有悲劇美感故事的男子,她認為這樣的男子不但深情,而且深刻。

  她選了另一棵樹,抱膝坐下,遠遠地看著他,用她的方式默默地陪著他。直到他如夢初醒似地拍拍身上的灰走了,她也才悄悄走開。

  「我知道這樣的舉動很傻,可是這樣也讓我有一種偷偷的快樂。」

  大三那年的春天,某個閒閒沒事的傍晚,吉他社有人提議夜遊北宜公路,她本來猶豫著不知該不該去,看他點頭之後,她也就應聲說:好啊。

  幾個男生分別載幾個女生,她被分配到他的後坐。他騎著一輛高把手的DT,坐位很窄,而且坐在後面的人還不能不往前傾,所以除了緊貼著他的背,她實在也沒有其他選擇。他身上有一種十分好聞的味道,很乾淨,很男性。她做夢似地閉上了眼睛,聽見他回過頭來,帶著笑意叮囑她:妳把我的腰抱緊一點,我騎車飛快。

  他果然騎得飛快,配合著她風一般的心情,使得她後來回想起那個夜晚,總有一種輕飄飄的夢境之感。

  可以這麼名正言順地貼緊他,可以這麼理直氣壯地把臉靠在他的背上,她感謝這輛DT,感謝這個夜晚,也感謝那個提議夜遊的人。這一切都美好得像個夢。這樣的回憶是要被珍藏在水晶瓶子裡,永遠放在心海中的。

  夜風呼嘯著從耳邊飛掠而過,細細的雨絲飄散在空中,這條有名的死亡公路不負虛名,迷霧深濃,車燈只能照出一小片光暈,除此之外什麼也看不見。偶爾在轉彎時,她會瞥見滿地的冥紙。有多少斷魂事件發生在這條路上?她幽幽想著,如果他一個失手,說不定他和她也就這樣飛出山崖,墜落山谷,成為這條死亡公路上的兩條新魂。

  而那對她來說,將是幸福的極致。

  「這麼美好的事,可惜並沒發生。」她輕聲一笑,笑聲裡有淺淺的悵惘。

  也許最深的暗戀總是帶著最煎熬的絕望,妳懷抱著一個無法言說的嚮往,憧憬著和妳所暗戀的那人共赴死亡。如果得不到他的人,就讓妳的鬼魂永遠陪伴他的鬼魂,就算身處地獄,也是天堂。

  暗戀的感覺,很苦。但想像的滋味,很甜。 〈待續〉

摘自彭樹君小說集《心裡有個蝴蝶結》

創作者介紹

彭樹君的創作花房

彭樹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