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森微笑的樣子有陽光的溫暖,所以你絕對想不到,在他燦爛的笑容裡,竟然隱藏著那麼陰暗的往事。

傑森十八歲那年在高中的畢業舞會上認識了潔西卡,對這個金髮碧眼的美麗少女,他一見鍾情。別人都說潔西卡的性情輕浮,但傑森對朋友解釋,她只是活潑罷了;潔西卡對於物質似乎也過度迷戀,可是傑森並不認為這是她的錯,來自貧窮家庭的她當然會在金錢上缺乏安全感,而他既然愛她,就該想盡辦法給她一切她渴望的東西。

傑森二十二歲那年,潔西卡懷孕了,身為天主教徒的傑森不願他所愛的女人承擔墮胎的罪苦,所以毫不考慮地娶了她。

然後,苦難從此開始。

婚後第三年,潔西卡就不斷地紅杏出牆,甚至曾經趁著傑森出差時,把來路不明的男人帶回家同居了半個月。對於女兒來說,這是個很壞的示範,可是也是為了女兒的緣故,傑森願意原諒妻子。

然而潔西卡依舊放縱,而且,她還迷上了賭博。傑森下班回家常常看不見妻子,只看見被妻子扔在家裡、一臉淚痕的女兒。傑森反覆自問:是他給潔西卡的愛不夠嗎?既然娶了這個女人,就該對她的錯誤負責任。所以,傑森還是一次又一次地原諒了妻子。

但潔西卡並不領這份情,相反的,她還變本加厲,繼外遇和賭博之後,她又染上了酗酒的惡習,並在每次酒醉時動手打人。有一次,為了保護女兒,傑森被潔西卡飛過來的酒瓶打得頭破血流,差一點就雙眼失明。他在醫院裡躺了一段時間,並且因為請假逾時而失去了工作。

這次,傑森終於痛下決心,夠了,是該結束這場地獄般的婚姻的時候了。

出院之後,傑森把全部的財產都給了潔西卡,離開西雅圖那幢住了十八年的房子時,他只帶走一只裝了簡單衣物的皮箱。

十八年的婚姻,換來的是傷痕累累的不堪回憶,可是傑森並不因此而失去他溫暖善良的心性。提起他的前妻,他毫無憎恨,只是淡淡地說:「其實她也有她的痛苦,而我的遺憾是無法解除她的痛苦。」

傑森現在四十二歲,是個成功的木材商,常常為了商務需要入境台灣。每回來到此地,他必定造訪這裡的孤兒院。孩子們都喜歡這位有著陽光笑容的傑森叔叔。至於過去那段陰暗的往事,傑森說,就當作是上帝做過的一場夢吧。

 摘自彭樹君散文集《剛剛好的幸福》

 

 

創作者介紹

彭樹君的創作花房

彭樹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