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咎.jpg  

這個夏天,我讀了馮席拉赫的第一本書《罪行》,立刻成為這位德國人權律師的書迷。

到了秋天,先覺出版社要我為他的第二本書《罪咎》寫推薦文。有幸能在付梓之前先睹為快,實在是書迷的樂事。

然而讀他的書,其實不是快樂的,而是驚心動魄的,感慨萬千的,是會在心裡淌出熱淚的。

 

《罪咎》一如《罪行》,是馮席拉赫以律師執業生涯中的真實案例寫成的短篇故事。身為一個為罪犯辯護的律師,他以乾淨簡潔的文筆、律師專業的冷靜,以及人性的溫度,沒有任何批判,帶領讀者深入那些罪行背後的動機,回到心理的第一現場,讓我們像看電影一樣,了解那些幽微的內在變化過程,那些難以捕捉、稍縱即逝卻太重要的浮光掠影。而那往往超越了是非黑白,那是人性的灰色地帶。

「人最有趣的,莫過於人身上的罪──人一生負載的罪,人所經歷的一切,人所追求的一切。當我們理解了某人身上的罪,才會真正理解這個人。」他說。

 所以,「我寫的是人,是他們的失敗,他們的罪責和他們的偉大。」他又說。

真實故事往往比虛擬的小說更曲折,在這本《罪咎》裡,每一篇都是活生生的案例,而我們也在這些故事之中看見自己隱約的倒影。人性是如此深幽難解,誰也不知道自己是否也像那些罪犯一樣,可能在孤獨無援之下走向某個臨界點,然後從此回不了頭。

也許沒有真正的惡人,只是誰都敵不過內心的軟弱。

 

而法律能做的竟也如此有限。因此,一個十七歲的少女被輪暴了,卻沒有人被定罪;在嚴重的校園霸凌之中,一個無意間進入犯罪現場的女老師喪命了,卻沒有人被定罪;一個男人的行李箱裡被發現一堆怵目驚心的屍體照片,還是沒有人被定罪;一個空虛的主婦以偷竊抒解生活中巨大的虛無,依然沒有人被定罪。

但是,為了一個小女孩假想遊戲的指控,一個無辜的男人陪上了他的人生;為了一個初次謀面的女人,一個老人頂下了不是他犯的罪;為了荒腔走板的判斷,警察抓錯了人,一個倒楣鬼進了冤獄,卻連一個道歉都沒能得到。

 

什麼是公平正義?什麼是有罪無罪?沒有答案,只是令人低迴。

法庭能做出的只是判決,但太多時候那與公平正義無關。人不能為人心定罪,真正的審判權在上帝的手中。人的法庭永遠無法取代神權,因此,太多時候人們更需要的不是法律,而是救贖。

 

閱讀馮席拉赫的書,我的感動是,在這個世界上的某個地方,曾經發生過這樣的故事,但我的感傷,也是這一切殘酷,竟然都是真實發生過的。

 

摘自《罪咎》/先覺出版社/彭樹君推薦文

 

 

 

 

創作者介紹

彭樹君的創作花房

彭樹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