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樹君

 

彼得在七歲那年,母親猝逝之後遇見了佩克斯,一隻出生16天、剛剛來到這個世界不久、父母兄弟卻都死了的小狐狸。彼得把佩克斯帶回家,一孩一狐一起長大。

五年之後,因為戰爭爆發,父親自願入伍,要彼得去遙遠的爺爺家住,還強迫彼得遺棄佩克斯。彼得在沒有選擇之下服從了父親的命令,但他無法忽視心中對佩克斯的擔憂與思念,於是逃離了爺爺的家,翻山越嶺往從前的家前進,要去尋回他的小狐狸。

彼得與佩克斯彷彿是聖修伯里的小王子與他的狐狸,離開純真的星球,來到人類的世界,在大人的殘酷之中辛苦地成長。

回家的路程充滿阻礙,而彼得跌傷了他的腿,無法行走,被獨居在森林深處的佛拉收留照顧,她為他包紮敷藥,還教導他許多生活技能與人生道理。佛拉是二十年前另一場戰爭的倖存者,外表冷漠,內在柔軟,心中埋藏著巨大的傷痛,躲避著人群,但彼得的到來像一道陽光,悄悄融化了佛拉冰封的狀態。被佛拉拯救的彼得,在無形中也療癒了佛拉。

佛拉曾經問過彼得,知不知道一隻已經被人類馴化的狐狸一旦被放入荒野之中,很可能會死?彼得回答:

「如果他死了,我得帶他回家埋葬他。不管是哪種狀況,我都要回去找我的狐狸,然後帶他回家。」

這段話讓佛拉瞬間看見了彼得真摯的心,也深深觸動了我。彼得要回家,為了他的狐狸回家,因為他心愛的狐狸所在的地方就是他的家;這世界上再沒有比這更讓他確定的了,無論生死,他都要回去找到他的狐狸,與愛在一起。

做為一隻狐狸,在被迫離開彼得之後,佩克斯也有自己的生命旅程,他學習在荒野中生活,喚醒內在野性的本能,還遇到了其他不同個性與命運的狐狸;他必須改變自己,否則無法在新環境裡生存。但絕不會改變的是他對彼得的愛與忠誠,他相信彼得一定會回來找他,也是那份相信讓他堅持下去,度過苦難。

 

男孩與狐狸最後能重逢嗎?有幸對這本書先睹為快的我,在閱讀的當下,完全進入了他們的世界,彷彿他們的悲傷就是我的悲傷,他們的思念就是我的思念。我期待著男孩與狐狸再度相見,然後快樂地在一起。我甚至默默為他們祈禱,彼得與佩克斯的遭遇緊緊牽繫著我的心。

 

一個男孩與一隻狐狸之間可以有那樣深刻的感情,然後這份感情與閱讀著他們的故事的我發生密切的關連,讓我的心也泉湧出源源不絕的情感,就像是書中佛拉對彼得所說的合一。「......不相關的東西其實彼此相繫,這個世界不存在分隔。這不只是一塊木頭,這也是帶來雨的雲,灌溉了樹,也是在樹上築巢的鳥兒,也是以樹結出橡實維生的松鼠。」這段話為整本書的和平信念做了一個很美的註釋。是的,一切都是合一的,戰爭所造成的對立,對立所帶來的傷害,其實只是雙輸,因為傷害別人就是傷害自己。敵人不在外面,只在自己的內心。而小狐狸的名字佩克斯代表了和平,其中意義不言而喻。

 

男孩與狐狸最後真的能重逢嗎?當我愈讀到後面幾頁,就愈是秉氣凝神,也只有讀到最後,才會知道是那樣的結局,其中深義令我低迴不已,久久無法從書中抽離。愛是自由,是給予對方更廣大的世界。愛終究也是比恨更強大的力量,戰爭或生死都無法阻隔,可以穿越一切距離。

 

掩卷之後,我想起《小王子》裡,狐狸對小王子說的那段話:「別人的腳步會讓我躲入地下,你的腳步聲,卻會把我從洞裡呼喚出來,像一種音樂。還有,你瞧!看到那邊的麥田嗎?我不吃麵包,麥子對我沒有意義。麥田也不會給我任何聯想。這,很可惜。可是,你的頭髮是金色的,你若是馴服了我,就太美妙了。金色的麥穗會讓我想起你。我會喜歡聽風吹麥浪的聲音.......

 

每個人的心裡都有一個小王子,每一個小王子的心裡也都有一隻狐狸。不管這個世界再怎麼變化,我們都需要一種彼此馴養的關係,也都相信亙久不變的真愛與真理。

 

這是一本談關係與愛的書,宣揚和平的書,也是成長與療癒的書。這本書雖是青少年讀物,卻帶給我很大的感動,希望你也能從中得到心靈的滋養。

 

就像佛拉對彼得說的:「這是你的旅程,你必須自己去尋找真理。」相信翻開這本書的你,也將開始一段閱讀的旅程,然後在其中找到屬於你的領悟。

 

創作者介紹

彭樹君的創作花房

彭樹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