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麼比悲傷更悲傷的事嗎?有的,那就是無法感受悲傷。

 

當戴維斯在妻子車禍過世之後,他發現自己心如死水,連哭都哭不出來時,知道自己問題大了。

 

於是原本理所當然的日子漸漸走樣,他為了在販賣機裡卡住的巧克力寫長長的客訴信,他在火車上對陌生人傾吐,他在浴室的鏡子裡看見亡妻的幻象,他為了感覺不到自己的感覺而去求醫.......

 

有人對他說,「修補內心的創傷就像修車一樣,你必須把它通通拆開,檢視一切,然後一步一步拼湊回來。」於是他一一拆解眼前的東西,將冰箱、電腦、燈、門........還成為零件,他付錢給工人拆除人家的房子,最後他甚至買了一輛怪手來拆除自己的房子。

 

房子很明顯是一個隱喻。那幢人人稱羨的漂亮房子,代表了戴維斯原本建立在眾人之前的勝利人生。然而它也不過是一堆華麗的碎片。

 

在這破壞的過程裡,像影片中那枚刺入腳心的長釘,戴維斯漸漸有了痛覺,得以檢視自己的過去,並發現了妻子的秘密。但破壞之後是不是真能拼湊回來?電影沒有說。而我想,其實是回不去的,經過這樣的粉碎之後,再生的一定是一個不一樣的人了。

 

〈崩壞人生〉講的是悲傷,卻以一種輕快幽默的節奏來敘述。劇本很好,但也要有傑克葛倫霍的演技才撐得起來。

 

在看完這部電影之後,我想起某個朋友曾經說的:「痛苦是一幢沒有窗子的房子。每個人都有他的痛苦,人人都住在自己痛苦的房子裡。」其實能感覺痛苦還是好的,至少那讓人感覺活著。如果連痛苦都感覺不到怎麼辦呢?也許只有拆房子了吧。

 

 

 

 

 

 

 

 

 

 

 

 

 

創作者介紹

彭樹君的創作花房

彭樹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